自2005年成为城管协管员至今已近9年
2021-01-11 15:46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           

之前,她和丈夫一直都在深圳打工,两年前,她回岳池探亲时,发现家乡变化很大,而城管也不像以前那么凶巴巴的。经过一番深思熟虑,两口子决定留下来发展。今年春天,在她生完宝宝几个月后,刚好赶上城管面向社会公开招聘,于是,那身“精神”的制服让她决定一试。

据了解,目前岳池有100多位城管“临时工”,虽然他们的工资只有正式人员的1/3,压力丝毫不比任何人轻,但他们最想得到的,是社会的理解,老百姓的支持。他们想要为城管“临时工”正名。

岳池县城管局副局长张洪友告诉记者,通过推出一系列的规范化、精细化管理措施,岳池城管不论是在形象上,还是队伍风貌上均发生了巨大变化。目前,该局共发生执法纠纷12件,工作人员8人次受伤,却没有一起纠纷属于执法过错,实现了执法纠纷过错“零赔偿”的成绩,管理相对人被治安拘留4人,这在以往是不敢想象的。

9年来,他见证了岳池县城管工作所发生的巨大变化,从曾经的简单粗暴的“踢摊儿”,到今天的规范化建设、精细化管理和“以人为本”、“做城市保姆”等城市管理新理念全面推行。

杨红艳,今年33岁,自2005年成为城管协管员至今已近9年。如今,这个一脸英气的小伙子已被破格提拔为综合执法一队的副大队长。当初刚进城管执法队时,他每月收入仅有600元,对于他的这一决定,家人都极力反对。9年来,由于收入低、压力大,这支队伍人员流失很快。但曾是退伍军人的他告诉记者,是城管的那身制服让他最终选择留下来。

2012年11月的一个中午,他正在执行巡逻,在路上遇到一个推三轮车卖货的老汉,由于不在规划区内,小郭便上前劝导。但谁知老汉刚喝过酒,二话不说,抄起秤砣就砸过来,小郭当时便头破血流。

他们的努力没有白费。据记者了解,在2013年一季度岳池县“大城管”部门的群众满意度评比中,岳池县城管局的群众满意度达到99%,在所有部门中名列前茅。(记者余瀛波)

在陕西延安、湖南临武等地接连曝出城管“临时工”暴力执法事件后,一时间,城管“临时工”声名扫地。城管临时工的真实工作和生活状态怎样?他们自己及家人是如何看待城管这份职业的?

如今,杨红艳已经娶妻生子,并且有了一双儿女,大的8岁,小的4岁,妻子无业。一家四口靠着杨红艳每月1300元的收入过着清贫的生活。

“孩子们如何看待你的这份工作?”面对记者的问题,杨红艳无奈地笑笑说,“小孩子还不懂什么是城管,别人问起他爸爸做什么工作时,他的回答是‘踢摊儿的’。”

“当然担心了,但还是尊重我的决定。每天上班前,婆婆都会叮嘱我,出门时嘴要甜一点。”郭玲笑着回答说。

按照当时“网格化”管理的规定,在每名城管队员所负责的岗位责任区,每发现一处游商占道或车辆乱停放行为,就要扣除相关岗位责任人20元工资。而作为执法队的队长、副队长,也要连带受罚。

从2011年起,岳池县开始推行“网格化管理”,将全城划分为41个“网格化”责任段,实行“无缝化”管理。

虽然头衔是副大队长,但杨红艳的工资待遇和普通队员并无两样——都是每月1000元的基础工资外加300元的绩效工资。因为赏罚分明,曾经有一个月,杨红艳整整被扣除了480元。

郭金,28岁,是个看起来挺有“达人”范儿的帅小伙儿,目前已入职4年多。在身边的这群城管“临时工”队友中,他的遭遇算得上是最为“惨烈”的。

近日,《法制日报》记者在四川省广安市岳池县城管局见到了一批城管“临时工”。他们中,有即将退休的退伍老兵,有20多岁的帅小伙儿,有曾经的“见义勇为英雄”,还有仍在哺乳期的妈妈。

郭玲,一位刚刚升任为母亲的典型的川妹子。今年5月份才进入城管工作,试用期刚满。在岳池县城管局今年向社会公开招聘的16个人当中,她是唯一的女性。

20多岁正是血气方刚的年龄,但看看身边聚拢过来的人群,稍有不慎就可能引发群体事件。“理智告诉我不能回击。”小郭有些激动地说。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newseoer.com江西省丰城市销字鉴商贸有限公司 - www.newseoer.com版权所有